郭乌鸦

个人看法,不喜请右上。









审神者有些奇怪,这一点,最开始的时候,并没有人发现。


可是当本丸的刀剑多起来之后,审神者就变得神神叨叨了了。


打刀太刀的房间经常性的被换来换去,除了山伏之外,每个人都和其他刀剑一起睡过。


比如说鹤丸,刚来的一周,审神者让他从大俱利睡到烛台切,烛台切睡到一期,再从一期搬到三日月的房间。

而这一周,他们都住的很煎熬。

因为审神者会在很晚的时候偷偷在房间外偷窥,或者在很早的时候跑来房间里敲门掀被子。


苦不堪言。


其他的刀剑们也不同程度的被强行换了房间。


以至于每次刀剑们远征归来,第一件事情就是先去看看自己的房间是否又被改动了。


龟甲是个异类。


刚来的第一天,他就向审神者表白了。


审神者吓了一跳


“你怎么可以喜欢我!!!???!”

审神者的声音相当刺耳

“你难道不应该喜欢隔壁的一期你弟弟贞宗吗??!!!”


龟甲有些傻眼

“小贞和物吉是我的弟弟,我自然是喜欢的”

他迟疑着

“只是……为何主上会认为我喜欢一期一振?”


审神者瞪大了眼睛,捂着嘴跑了。



审神者是个腐女。


这个词,刀剑们也是在演练场中听别家的刀剑提起的。他们没想到,自己竟然碰上了传说中的腐女。

而且还是一个坚信性别不同,不能相爱的腐女。


刀剑们突然明白了一些事情。


为什么刀剑们隐晦的的表白审神者从来当做看不见。

为什么每次手合的时候审神者总是两眼发光。

为什么本丸的房间总是在不停的换着组合。

为什么审神者会做半夜袭击。


只是因为审神者是个腐女。

腐女有错吗?

没有。


可是把自己的意愿强行加到他人身上,真的好吗?

不好。


可是审神者不知道。


自从暴露了自己是腐女的身份之后,审神者越发的肆无忌惮起来。

她会在吃饭的时候提出来让两把刀剑进行喂食play,并且念诵他们完全不理解的台词。

远征,当番,出阵,全部都按照她的喜好乱来,刀剑们被她折腾的苦不堪言。

也有刀剑曾好意劝阻过审神者,可是审神者已经完全听不进去了。


终于,刀剑们忍不下去了。


他们把审神者禁锢了起来,锁在房间里,禁止她与外界的一切联系。本丸的事务早就由长谷部等人接手,只要审神者不死,政府根本不关心其他。


审神者就这么被圈养了,她想过逃跑,可是连门都出不去。

最后,审神者放弃了。

可是她依旧不明白,自己错在哪里。














其实我自己也看耽美文,写的好的我会看。

但是我很讨厌把角色性格娘化,为了搞基而搞基

还有那种异性恋该死的说法。


尤其是那种看见两个人一起聊天说话亲密一点,就要脑补人家是基佬谁攻谁受的,相当恶心。


尊重个人性向,不代表同性恋高贵,异性恋可耻。

评论(39)
热度(47)
© 郭乌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