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乌鸦


_(:з」∠)_ 嗝



“我不管我不管,我就要喝”

审神者抱着烛台切的腰撒着娇

“光忠你一定会做的对不对,做嘛做嘛,我想喝”


烛台切有点无奈

“主上,这东西不是说做就能做的,现在材料不够做不了”

“……缺的材料让长谷部他们去买,然后你做就好了!”

审神者不依不饶,坚持着要喝到烛台切的特质饮料。自从上次烛台切给她喝过一次之后她就喜欢上了那种味道,乳白色的液体带着浓浓的香味,喝下去不是很甜,带着一点点的涩。她咂着嘴回味着,头靠在烛台切的腰侧不停的磨蹭着

“求你了光忠,就这一次好不好?”

最后烛台切被审神者磨的没有办法了,答应在晚上审神者睡觉前让她喝到这种饮料。


当晚,审神者在房间里等到了烛台切,一期一振,以及压切长谷部。

“诶?你们怎么都来了?”

审神者看着不请自来的一期和长谷部,好奇着两人的来意。

“主人不是想喝饮料么,烛台切担心材料不够,于是我们便来了”

一期一振说着,起身搂住了审神者,扯开她的外套。

她的面前,长谷部脱下了他的衣服


“今晚,一定会让主人您喝够的。”






哈哈哈我又干了啥????


评论(28)
热度(18)
© 郭乌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