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乌鸦

审神者的作死!

这天晚上,审神者把压切长谷部叫到了她的房间。

一脸懵逼的长谷部看着异常兴奋的审神者总觉得浑身发凉,但是主人需要他的责任感让他依旧站在了审神者的房间,而没有转头就走。

于是他经历无法想象的事情。


他的阿鲁及,一把将他扑倒在地,扒下了他的外套,开始一个个解他的扣子。

长谷部大惊失色,他的主人不可能这么浪!明明每次都要他哄着骗着才能解开两个扣子的小姑娘今天这是嗑药了吗??!不得了!

“阿鲁及!!快住手!!让我长谷部自己来脱!!”

“不行!我要自己来!!!”

审神者一口拒绝了长谷部的要求,继续和他扣的死紧的扣子斗争着,最后连牙齿都用上了,终于把长谷部的衣服给扒了。

上衣脱了,接下来就该是下面的了……长谷部闭着眼睛享受着自家主人的服务,某个地方的小兄弟已经悄悄抬起了头,就等着重见天日。

这时

一件衣服扔到了他的脸上。

薄薄的,开口似乎特别的大……

………………

??!!

长谷部突然觉得不对,睁开眼睛一看

自家审神者果然正拿着衣服往自己身上套


“阿鲁及!!!这是什么???!”

“啊,今天政府公布了新刀的画像,我看了一下,觉得村正的衣服,和长谷部你很适合呢,就从万屋买了一件”

审神者拿着衣服在长谷部身上比划着

“你看!我觉得特别适合你!”

长谷部抽着眼角看着审神者手上的衣服,新刀村正的画像他们也都看过了,那大开的领口,羞耻的短裤长靴……

阿鲁及竟然觉得适合我???


但是主命是不能违抗的……

于是长谷部还是穿上了这套羞耻的衣服。


“果然很适合长谷部呢~”

在长谷部沉默的穿上那套衣服之后,审神者不知道从哪里掏出相机,咔咔咔的拍了个不停。

“嗷嗷嗷长谷部好棒!胸肌超赞的!”

审神者举着拍着照片,同时还不忘夸奖长谷部,在她正准备给长谷部的胸肌拍特写的时候

天旋地转


她被扑倒了。


扑倒审神者的长谷部一手拿着相机,一手抓着审神者的手,摸向了自己的胸肌

“既然阿鲁及这么喜欢,今晚就让你摸个爽怎样?”


于是审神者就被迫摸了个爽。

从头到脚。

从上到下。


第二天,审神者表示,她的手已经废了









美味的!!!HSB!!!!


评论(7)
热度(48)
© 郭乌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