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乌鸦

审神者之死⑧


“隔壁又有了新的本丸”

狐之助送来政府文件的同时提了一句。

你看着文件上的新极化刀,正琢磨着是先继续让一队极短练级呢,还是把后藤和博多送去极化的时候,你的近侍带着一脸难以言喻的表情,走了过来。

“是新的本丸审神者前来拜访”

审神者串门是件很正常的事情,你并没有当回事,只让近侍将人带进来,并端上了茶点。

新审神者个头娇小,看起来年纪并不大,她的身后,跟着三日月宗近。

“前辈,我是新入职的审神者,请您多多指教”少女开了口,少女细腻柔美的声音听着很舒服,你眯了眯眼,只微微笑了笑,并没有作答。

少女也并不在意你的态度,自顾自的往下说着

“人家这次来,是想问问前辈一些事情。”她羞涩的低下了头,随即从衣袖里掏出一本装帧精美的手册。她打开手册,一页页翻了过去,片刻后,她问道

“前辈,你说我这样的,是不是算非洲人呢?”

她叹了口气

“我花了那么多钱,现在都只有三日月江雪一期莺丸鹤丸小狐丸,连萤丸都没有,是不是很非?”

“虽然说我初锻就出了三日月,后面又陆陆续续出了江雪一期,但是我想要的是萤丸啊,前辈你有没有萤丸公式可以告诉我?”

你看了看她身后三日月,最美的天下五剑似乎并没有听见自己主上所说的话,自顾自的喝着茶。

“审神者没有欧非之说,何必为了这个烦恼”你喝了口茶,继续说着“说起来,你入职之后的出战数似乎并没有变动,是从未出过战吗?”

“出战这么凶残的事情我才舍不得让三日月他们去啦”少女说道“我已经计划好了,今晚就出战。”

“是么?那祝你武运昌隆。”

谈话突然停了下来,你没有再搭理女孩,而是和身边的近侍小声商讨着本丸这周的当番分配。

“前辈“

少女突然说话了。

“如果以后有问题,我还能来找前辈吗?”

出于礼貌,你点了点头,然后开口道

“不过今天不行了,我还有事,抱歉。”

少女似乎有些遗憾,但依旧顺从的起身,和近侍一同走了出去。

第二天,少女又来了。

“我昨晚通过三图了呢”她说着。

“恭喜你了”你也笑,作为一个前辈对后辈真诚的赞誉。

“就是好惨哦,四把重伤,简直不能看”

你突然觉得哪里不对,便提醒到

“重伤别再进击了,要不然会碎掉的”

“说晚了,已经碎了~”

少女故作可爱的吐舌,然后给你描述起来

“碎了三把短刀,我已经重新捞回来了。好奇怪呢,前面只是掉了刀装,后面就碎了,哎呀哎呀,还好没让三日月他们出去,要不我会心疼的。”

你终于忍不住,问道

“重伤出击会有碎刀危险,我记得这个应该是有提醒才对吧?为什么还会碎?”

“因为马上到王点了呀,这个时候撤退损失多大,哎呀没关系啦,反正是短刀。”

“说起来,我也有个问题想问前辈。”

“前辈的刀账应该全了吧,为什么还要用青江这种刀做近侍呢?”

你终于生气了,不再顾忌狐之助之前说的多让让新人的说法,直接站起来打开了房间门

“因为我喜欢,我高兴,你哪来的脸在我的本丸评价我的刀?给我滚出去!”

少女似乎被你的突然变脸吓到。想再说什么却被同行的莺丸制止了,她不甘心的低声咕哝着,直到走出你的本丸。

你依旧很生气,记下了少女的ID跟近侍交代,但凡演练碰见,给我往死里怼。

过了一段时间,你突然心血来潮的登上了审神者论坛,飘在第一页的一个帖子,引起了你的关注。

你看完了里面那个因为同级其他审不放低级刀而签名骂人甚至不惜改名骂人的审,又仔细看了看那个被打码的名字,想了想,还是问起了近侍

“那个黑名单里的审,现在叫什么?”

近侍想了想,很快报出了名字。

“果然是同一个人啊……”

后来的后来,隔壁本丸消失了。狐之助再一次送来文件时,说起了这件事。

“那位审神者,灵力并不强大。”

“她一直用金钱弥补自己灵力的缺失,追求稀有刀,为了维持本丸正常的运作,她会经常性的碎掉短刀和打刀。也很少出战。和周围审神者的关系都不好。”

“结果没多久她的灵力就崩溃了,政府考虑到她的情况,决定将她送回现世,由新人来接手,谁知道这位。”

“她说宁愿本丸刀全碎也不愿意留给别人,而后准备将所拥有的刀全数破坏。最后,死在了自己刀的手上。”

“我们的人去的时候,她的尸体就摆在前院,剩下的刀,全部暗堕。”

狐之助没多久就离开了,你带着近侍,前往万屋购买必需品。一路上,不少审神者带着自己的近侍从你身边走过。你目不斜视的走着,突然问起近侍

“你说,这些新审神者里,还有多少,会和那位审神者一样呢?”

 



碎刀和青江的事情,真人经历。演练场改名骂人,贴吧正挂着。

评论(14)
热度(36)
© 郭乌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