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乌鸦

深夜异话之——99 club 太鼓钟贞宗(现PARO纯私设OOC)

昨天半夜和 @清和卯月 的脑洞,当然那时候也不是这样的结局……

我昨晚有问她写不写她说她躺着了于是都没写,今天我出去玩了她就说我玩忘记了,委屈_(:з」∠)_

深夜异话之——99 club 小狐丸

深夜异话之——99 club 小夜左文字

深夜异话之——99 club 鹤丸国永

夜间的(并不)恐怖的故事……

开头全部共通

=========================

99 club——我在网页上看到了这样的广告。
假如是一天前,我也不会把它当真的,毕竟即使要找个满足欲望的男人,也不至于只要99块。
不过今时不同往日,我失恋了。
人总是会在冲动之下做出某些奇...

深夜异话之——99 club 鹤丸国永(现PARO纯私设OOC)

突发奇想的系列联文?大概是18X

OOC也不许说!!!!

  @清和卯月 写的是狐球,她这次又威胁我了……11点不写完就弄死我……时间一到就疯狂催简直恶魔QUQ

共用开头是清和写的

さあ、夜の物語、始まるよ~

 深夜异话之——99club 小狐丸(现PARO纯私设OOC)

99 club——我在网页上看到了这样的广告。
假如是一天前,我也不会把它当真的,毕竟即使要找个满足欲望的男人,也不至于只要99块。
不过今时不同往日,我失恋了。
人总是会在冲动之下做出某些奇怪的事,比如,向这样一家可疑的俱乐部寻求服务。
接线生的声音温柔又好听,即使听出来我是第一...

满世界都在发糖


那我来搞事好了


哭我间宫啊QUQ


新来的审神者是个女生。

一个灵力不是很强,脑子不是很好使,武力值基本等于零,除了温柔之外基本没有其他的优点的女生。

当然温柔这个优点在本丸也并不重要。

政府需要的是一个能够用灵力召唤付丧神并且让其成为麾下强大武力值的婶婶,至于其他的?只要不让刀剑暗堕,其他他们也基本不管。

在审神者的记忆中,政府的官员只是一遍遍的告诉她

“他们是忠于你的刀剑,属于你的。”

没错,属于我的。

审神者也一直这么相信着。

只是…………

这些优秀的人,真的属于我吗?

身为刀剑时所拥有者的荣誉,变成人之后也依旧维持着自身的威仪,自...

审神者之死⑧


“隔壁又有了新的本丸”

狐之助送来政府文件的同时提了一句。

你看着文件上的新极化刀,正琢磨着是先继续让一队极短练级呢,还是把后藤和博多送去极化的时候,你的近侍带着一脸难以言喻的表情,走了过来。

“是新的本丸审神者前来拜访”

审神者串门是件很正常的事情,你并没有当回事,只让近侍将人带进来,并端上了茶点。

新审神者个头娇小,看起来年纪并不大,她的身后,跟着三日月宗近。

“前辈,我是新入职的审神者,请您多多指教”少女开了口,少女细腻柔美的声音听着很舒服,你眯了眯眼,只微微笑了笑,并没有作答。

少女也并不在意你的态度,自顾自的往下说着

“人家这次来,是想问问前辈一些事情。”她羞涩的低下...

春节搞事第二弹。

我也不知道写的什么鬼……


  你莫名其妙的来到这个地方已经不知道多久了。

  每天疲于逃命已经无法让你再去回想自己是为什么来到这个地方的。

  你只知道,如果不逃,也许下一个被刀剑贯穿的人,就是自己。


  又一个。

  你看着对面的男人抖着手掏出一把匕首,在盯着匕首数秒之后,猛地捅进了自己的身体里。大量喷出来的血溅上了你的脸。那人因为太过疼痛而痉挛的脸孔直直的对着你,睁大的眼睛里,倒映着你的脸。...


很多姑娘们说上不来我的车,这点我只能表示遗憾。为了安全,我是不会用微博博客等等作为备站的,一个是被删我还得补,另外一个是,我胆子小。所以上不去p站的各位,很抱歉,我只能给你们递递纸巾了。

又要被家长组追杀了╮(╯▽╰)╭ 

来吧!!无所畏惧!!!

勇者不可以!

写这个的起因是我早上做的那个可怕的梦……当然这个比我做的梦要正常多了_(:з」∠)_


又是一个不XXX……欢迎大家一起开脑洞_(:з」∠)_  欢迎提供素材!!


(一)放弃不可以


   作为一个技能是厨艺MAX的普通村庄姑娘,在做饭的时候被人拉着然后摇身一变成了勇者这种事情,我想,除了我之外,可能也没人经历过了吧?

   虽然说我是弓箭手的后代,但是我的父亲并没有教过我任何弓箭手的技巧,从小到大用的最顺手的除了我家的菜刀和锅铲,就是用来打鸟的弹弓了。而现在,这群没有脑子的乡亲父老,竟然以老鼠生的孩子会...

我真是碉堡了!!!!!!


一期江雪明石已拔刀_(:з」∠)_


审神者的作死!

这天晚上,审神者把压切长谷部叫到了她的房间。

一脸懵逼的长谷部看着异常兴奋的审神者总觉得浑身发凉,但是主人需要他的责任感让他依旧站在了审神者的房间,而没有转头就走。

于是他经历无法想象的事情。


他的阿鲁及,一把将他扑倒在地,扒下了他的外套,开始一个个解他的扣子。

长谷部大惊失色,他的主人不可能这么浪!明明每次都要他哄着骗着才能解开两个扣子的小姑娘今天这是嗑药了吗??!不得了!

“阿鲁及!!快住手!!让我长谷部自己来脱!!”

“不行!我要自己来!!!”

审神者一口拒绝了长谷部的要求,继续和他扣的死紧的扣子斗争着,最后连牙齿都用上了,终于把长谷部的衣服给扒了。

上衣脱了,接下来...

© 郭乌鸦 | Powered by LOFTER